为什么爱彼表能火?去了一趟瑞士才真正明白

2024年07月08日 11:51 来源:腕表之家 类型:表家号 作者:八卦兔

今年没想到4月日内瓦展回来不久,5月我又专程飞了一趟瑞士——终于被邀请去爱彼的工厂和博物馆了!

2020年6月,爱彼宣布全新博物馆Musée Atelier正式对外开放,可苦于当时出门不易,这趟旅程直到今年才成行。

至于为什么到今天才和大家分享这段经历——许久未犯的“完美主义和拖延症”并发,我就知道这一趟对我而言意义太不同了。

远见:博物馆和酒店,带动当地旅游业?

一个有趣的细节,当我落地瑞士,从日内瓦坐车1个半小时,终于来自汝山谷布拉苏丝(Le Brassus, Vallée de Joux),入住Hôtel des Horlogers时计源邸酒店(它的前身是建立于1857年的Hôtel de France),照例发了一条朋友圈。

全新酒店由BIG(Bjarke Ingels Group)设计、瑞士建筑事务所CCHE建造

瞬间收到无数询问,其中有钟m88help.com说上次他们的工厂之行也住在这。

爱彼从2003年就购买了这个历史地标并且翻新,2018年酒店开启重建。今天,它成了全球钟表爱好者来汝山谷感受制表文化的落脚点——可谓带动当地旅游业发展。

虽说回来已1月有余,我现在依然能清晰回想当时的每个细节

酒店隔壁就是新博物馆——我盼着见到这螺旋式结构设计的建筑已太久。

同样由丹麦BIG建筑公司设计,瑞士CCHE建筑公司建造

而且博物馆选址比邻爱彼最古老的建筑——1875年Jules Louis Audemars与Edward Auguste Piguet创立品牌之地。

且不论投入巨大,汝山谷海拔1000米,这是在这个高度全球首座玻璃幕墙建筑——钢结构屋顶的重量由弧面玻璃板支撑,外侧黄铜材质网栅有调节光线和温度的功能。

另外,绿化草坪屋顶也可调节馆内温度,并吸收雨水。

俯瞰效果是这样的

因为博物馆不仅是展示空间,还包括爱彼的两大工坊——大复杂功能工坊和Métiers d’ Art传统工艺工坊(高级珠宝作品在这里设计)。

这是现场特意为我们展示的高级珠宝作品,分享从设计图纸到最终成品的区别

其实在博物馆里建工坊也是爱彼的自我挑战——制表工坊防尘非常重要,需要把灰尘集中到地上处理的设备。

但作为行业头部品牌,再加上家族企业传承的使命,爱彼思考的远远超过“设计生产好卖的表”。

有读者看到我到达布拉苏丝后,羡慕嫉妒已溢出屏幕:“我很早就预约爱彼的博物馆和酒店,想体验一把,可惜还蛮难约的!”

为了让你们更嫉妒,我再上个照片吧,这只抱着怀表的兔子在爱彼随处可见,灵感来自爱丽丝梦游仙境,不管怎么说,和八卦兔甚是匹配啊

从酒店到博物馆的“钟表之旅”简直是一条龙服务,比起以往大家“心有向往却漫无目的”的状态,爱彼打算向更多爱好者揭开汝山谷的面纱。

格局:没有行业共荣,何来一家独大?

这趟旅程我感触很深的一点——我看到的从来不只是爱彼本身,而是整个汝山谷甚至瑞士制表业的缩影。

走进博物馆展区,第一件展品是不起眼的铁矿石,但它对汝山谷的居民和制表业来说非常重要。

早在18世纪的汝山谷,居民从事畜牧业及木材加工等,但冬天太寒冷没法工作,怎么度过呢?铁矿石被发现后最初是提炼制作农业生产的工具,之后慢慢用到机芯零件的生产中。

当时整个汝山谷还很贫穷,而最初这儿只能生产机芯。所以有名的“钟表师之路”诞生了——当时工匠生产完机芯后,要拿到日内瓦去卖,步行差不多要3天,哪怕有马也要很长时间。

拍了视频留作纪念

现场还有一个类似族谱的装置——记录汝山谷制表家族成员的名字。这儿不仅包括爱彼的两大创始家族,还有积家的LeCoultre家族等。

汝山谷品牌共同组成整个瑞士制表的一部分

在博物馆顶楼,是爱彼的古董表修复工坊——只修复1950年代以前的表,而且重点也是,包括整个汝山谷的时计作品

这是特意为我们的到来准备的

我看到这块爱彼的金币表顿时两眼发光——它用的货币是20美金。

说到古董表来源,一部分是爱彼自己收来,有些是客人送来维修。至于判断古董表是否为汝山谷作品,有经验和依据,通过机芯结构或特殊功能(比如一枚问表根据它的年份来判断产地)等多种方式。

工坊还保存了很多古董表零件和档案,一般会通过机芯编号寻找。

这里面都是档案和零件

感慨一句,在阁楼高处工作,闲时远望看看风景,还真不错。

此次行程的一大重点,是我们去了Le Locle(力洛克)的Manufacture des Saignoles工厂,前身就是著名的Renaud & Papi机芯厂(我们也叫APRP,全名为Audemars Piguet Renaud & Papi)——现在担着研制复杂功能机芯的设计和制作重任。

这个建筑是模块化设计的,也就是说,可以根据需求调整规模,缩小或放大

说到著名的APRP表厂,又是一段传奇。

它最初由Giulio Papi和Dominique Renaud于1986年共同创立,1992年爱彼投资并占股51%,成为大股东,同年公司更名为APRP。但现在,Giulio Papi依然是APRP总负责人,可惜我们这趟没见到他本人。

Giulio Papi最初在爱彼工作,之后因为想去复杂功能部门而不得,离开爱彼自立门户,原本以为这大概是一个“反目成仇”的故事,实际上,Papi在创业后遇到困难再向爱彼求助时,爱彼一口答应了。

于是就有了这个如今享誉整个制表界的高级复杂机芯研发中心。

这也是我此次参观唯一不能带手机进入的场所,因为这有很多其他品牌的核心产品——爱彼为RM、香奈儿等众多品牌研发机芯。

其实这一路我们都在讨论爱彼的格局——目光远大的企业,从来不会让自己蜷缩在狭小而排他的空间中。

以整个汝山谷为基点,以开放心态做大瑞士制表这个蛋糕,让行业共荣,这也是头部品牌的责任心吧。

实力:看不完的展品,探秘复杂机芯制作

我在钟表业快20年,几乎跑遍瑞士表厂,但每个阶段感受截然不同。

比如10多年前的我(还是个没什么手表的报社记者)进入表厂,抓不到重点一路走马观花——看似很忙碌地记录,实则像个没有灵魂(还不时打着哈欠)的摘抄机器。

因为单纯看制作流程确实会觉枯燥。但爱彼的安排非常用心——精选品牌独特部分。

比如,我在布拉苏丝的Manufacture VIC重点看的是大格纹装饰(Grande Tapisserie)表盘的生产——这个制作机器最早由瑞士卖到北美,做项链吊牌。爱彼把机器重新买回后经改造,专门制作这个表盘(有10多道步骤)。

有点像刻钥匙的感觉

而皇家橡树的八角形表壳打磨,自然也不同。装Logo和贴时标的环节也正好被我捕捉到。

logo上有非常细小的桩脚,可精准插进表盘

至于Le Locle的表厂(分为研究部分、开发部分、工业生产部门以及4位生产测试样品的制表师),重点就是复杂功能机芯研发制作,三问报时和大自鸣都在此完成——所有问表由一位制表师完成,这里共有14位可组装问表的制表师,其中6位可组装大自鸣。

集三问、万年历、陀飞轮、追针计时等40项功能的RD#4就诞生在这——这次还见到了总负责人。

记忆最深的分享是复杂功能腕表诞生过程,各部门一起讨论机芯功能、零件大小和美观标准,比如表盘该怎样布局实现对称等

意外的是,爱彼的外观设计团队居然大部分时间也在这儿,复杂机芯需要好看的表盘配合——色彩材质工艺以及如何镶钻等。

至于博物馆展品,有超过300枚怀表和腕表作品——我逛了大半天,都觉得还能再战。

怀表时代的作品。

展馆中心集合了天文显示、钟乐报时和计时码表三大功能的复杂时计。

当然,问世于1899年的传奇Universelle怀表真身(我的渣图实在没脸见人)值得一说——有20多项复杂功能,机芯由1168个部件组成。

它是爱彼从著名收藏家 Marcus Margulies手中收回的作品,如今已是博物馆的核心展品

复杂功能始终是男士们的爱。

爱彼在历史上女表也非常出彩,某种意义上说,女生的爱好推动了腕表的发展。

各种形状的表盘设计远比大家想象得丰富。

但碍于篇幅不得不就此打住,剩下的就等大家亲自探秘吧。

既是媒体也是消费者,我大概有点职业病——正因身在其中太深,习惯于细微处预见品牌的前景。

作为一个长期主义者,我相信当下的点滴努力积累,终会影响未来的成败兴衰。

在头部品牌中,爱彼最难得的是在传统行业里,既保留扎实的技术功底,又敢于面对市场洞察创新——绝不沉浸在成功经验中固步自封。

看到工厂里制表师们休息茶歇时的放松,以及玩游戏发出的欢笑声,那种满足感很有感染力。

作为消费者,我这些年最大的感受也是,在同等条件下,我更愿意把热爱和消费投入到一个积极进取且惺惺相惜的品牌——最终让我们无法舍弃的,终究是那一份长久建立下的真挚感情。

本文篇幅远超往常,就当为大家开启一个新梦想吧。

声明: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“表家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观点。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
为本文评分

我来写评论

我来写评论
提交评论

最新评论

DrZ
DrZ

写得真好!本来还在纠结,决定入15720st了

2024-07-11
00 00
caoyijie8888
caoyijie8888

AP道过歉了吗

2024-07-09
00 00
全村
全村

产业对一个地方影响很大

2024-07-08
00 00
下载APP
关注微信
分享 更多